Sunday, December 20, 2015

周末Hiking-RBG和Hockley Valley

周六突然降温,不过闲不住的我们还是按计划来到了西边的RBG来看鸟.

据说附近有猫头鹰,在去Laking Gardens的路上我们绕道Woodland Cemetery看了一眼,不过什么都没发现。

有些时间没来这里了,停车场附近正在大兴土木,西边的桥已经封路禁止通行,湖面水位也低了很多,大片的滩涂露了出来,小湖这边水里有几只不太常见的Bufflehead鸭子正在戏水。


上了Grindstone Marsh Trail, 发现路边高高的芦苇都被清理过,视野明显开阔。长长的木板栈道是Sherry的最爱,每次来都要拍几张纪念照。中间的观鸟台已经有几个人架着相机在拍鸟了。这个时节只剩下些Cardinal, Blue Jay, Chickadee之类的后院鸟,但能和它们近距离的接触,仍然充满了乐趣。

Northern Cardinal一家


很常见但从来没有正经拍过的Dark Eyed Junco,胖乎乎的很可爱




今天真是冷啊,气温已经下降到零度以下,天空中不时飘来些雪花,可惜都只是匆匆过客,落地就不见了。 沿着Grindstone Marsh Trail走了一大圈,又遇到只Red-bellied woodpecker,也算小有收获。




周日是大牛组织安排的Hockley Valley活动。九月份去Banff之后,大家都开始各忙各的,大姐大开始跑马,每周六雷打不动的龙润(Long Run)。大牛火娃则忙着越野跑。这次是小分队两个多月以来的第一次集体hiking,不过QQ和70不知什么原因居然没来,后来才知道QQ上周刚刚做了手术,正在家休养呢。

一路上照例是欢声笑语。年底了,如今都流行总结年度汉字,我们也凑热闹总结了一番:Sherry是“虚”,因为她自从banff回来就身体虚弱,扎针吃药刚刚结束;我自己是“弱”,因为既没有体力也没有毅力。Josie是“润”,因为大姐一直在龙润嘛;Sherry还给Michael想了个非常贴切的词,“媚”,博得大家一片喝彩。QQ当然是“强”,因为在banff突然加入了大牛火娃的野跑行列,等手术恢复之后,可真要满血复活了。

这里一共有3条side trail, 大家计划先沿main trail走到最北端,回来时再走遍3条side trail。不过Sherry果然是“虚”字当头,走到第二条side trail时就有些力不从心了,于是果断放弃。好在这些side trail都是loop, 我们可以沿main trail往前走,在下一个汇合点等大家。我们要比大部队少走1公里多,到了汇合点还有不少时间可以休息闲逛。Sherry找了个地方坐下休息,我就在附近随便走走。大概是因为离开了大部队,路上立刻变得安静了很多,我居然发现了一只巨大的Pileated Woodpecker,算是补偿一下脱离组织的遗憾吧。


Hiking结束照例是集体聚餐,呵呵,又找回了集体补钙的感觉。

1 comment:

Ivy Liao said...

最后的啄木鸟好喜庆,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