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December 26, 2018

Quebec滑雪度假 - Day5

这一晚上做梦都是在找钥匙,想来如花苑那边,尤其是二哥二姐也睡不安稳吧。今天大家都早早起床,准备吃过早饭就尽快赶去如花苑。如果去了之后还是找不到钥匙,那么我们两辆车可以先把大家都送到雪场,然后再派一辆车去陪二哥办事。幸亏我们的车可以坐7人,虽然拥挤一些,但到了关键时刻还真能派上用场。

还没等早饭做好,微信里就传来了惊人的好消息,钥匙终于找到了!只见照片中小卡紧握着二哥的手,而二哥手里则紧紧攥着车钥匙。大家惊喜之余都很纳闷这钥匙究竟是在哪里被找到的,昨天四个人已经差不多掘地三尺了,莫非是挖地四尺才找到的?后来才得知钥匙是掉在了一个黑布口袋的侧兜里,那个口袋一直是敞着口放在地上,虽然被翻过好几遍,但所有的人根本没意识到它还有个侧兜。据LiangTao形容二姐昨天已经彻底魔怔了,坐下没5分钟就得起来找个包摸一遍。就这样到了今天早上二姐鬼使神差的就拿起了这个包,伸手到侧面一摸先抓出几个塑料袋,随后又掏出几张餐巾纸,第三次再伸手进去居然就摸出了这把钥匙。

虽然是个圆满的结局,但这整整一天一夜的煎熬还是令人唏嘘。据说二哥接到女儿的电话忍不住老泪纵横,这一天下来各种想方设法,找人打电话,想想都心力交瘁。泰然昨日在家关禁闭时随手画的小熊,好犹豫的眼神,还和LiangTao有几分神似。


这钥匙不可思议的失而复得,尘埃落定,皆大欢喜,大家终于可以踏踏实实的去滑雪了。出门至今Quebec还没有下过雪,雪场的情况几乎没有什么改善。今天是Charles生日,WangYi也要从多伦多赶过来加入,晚上大家还要一起火锅聚餐,因此我们决定还是去熟悉而且离得近的兵营吧。天气依旧是天寒地冻,昨天虽然冷但是阳光很好,今天则是天气阴沉,寒风凛冽。Eva最终决定今天在家休息一天,其他人则是义无返顾的去了雪场。

来到兵营后除了大姐其他人都准备滑Skating。今天Guanwei又把姐姐的DJI Pocket借来拍视频,重点是多拍些大牛Skating的标准动作。

Michael在一旁跑步跟拍

两位教练在给大家做示范。开始是大牛在前面结果Guanwei在后面根本跟不上他的节奏,后来换成Guanwei才算压住阵脚


滑雪一旦速度起来后跑步跟拍就比较困难了。最后还是Allison亲自上阵,手持Pocket在教练后面Free Skate跟拍,技术同样高超啊!

Charles不愧是从Super Camp西天取经归来,One Skate动作流畅,一招一式都切中要点,在我们眼中堪称完美。相比之下其他人不过是一两个地方做得不到位,但到了我这里则几乎是满盘皆错。不知是因为天气冷还是雪太硬,还是没能从前几日的疲劳中缓过来,今天一上雪道感觉完全不对,更确切的说是根本找不到感觉。每滑一下雪板就在脚底下横着打滑,一用力后臀也隐隐作痛,总之每一个动作都感觉摇摇欲坠,不得要领。Guanwei看着我的动作一个劲儿的摇头,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说我还不如前两天滑的好,Timing是乱的,胯骨拧着,身子还歪歪扭扭,反正以前所有的毛病都回来了。

自从2016年年初开始学习Skate Ski,到如今已经整整3年了。当初的同班同学里我虽然比不上Allison滑得好,但这两年也一直是刻苦练习,即便算不上最好,也总不至于是最差的。可如今在两位教练眼中我已经不折不扣的成了落后分子,浑身的毛病都能编一部错误动作大全了。唉,独立寒风,听着Guanwei在一旁的数落我真是心灰意冷,满心只剩下沮丧和失落。我恨恨的丢下Guanwei准备回屋!哼,有什么了不起,大不了我也回归Classic,再也不滑Skating了。

一个人慢慢的走回Trail Head,凛冽的寒风拂过,侵肌透骨的寒冷裹挟着全身,却也带走了心中的郁闷和愤懑。耳畔没有了别人的呱噪,纷乱的心绪也渐渐平复了许多。不过是一项业余爱好而已,重要的是享受其中的乐趣从而获得身心的愉悦,而不是如此纠结于无法把一切做到尽善尽美。不过就此放弃Skate Ski终究只是气话,又不是什么Mission Impossible的难题,自己也不是毫无运动天赋,静下心来好好练习才是正道。

重新振作精神转身回到雪场,摒弃了所有的蓝道黑道,我开始在#1和#2的绿道上来来回回的转圈,体会技术要领。先仔细的把One Skate的动作要领在脑海中过了一遍,我现在最大的问题是身体左摇右晃,为此在练习时要时刻注意身体保持正对前方,尤其是Pre-Load的时候是要从胯部把重心放低,而不是弯腰。而我的另一个顽疾是扭胯,Guanwei说这是由于我身体没有挺直。我一边滑一边回想着以前教练教过的各种技巧,Looking for your friend,Squeeze Butt,但一一试用过后并没有多大的改善。

既然是顽疾就不是一朝一夕可以改掉的,我只能这样安慰自己。随后不再纠结于如何纠错,还是尽量去把每个Key Point都做出来。Pole,Ski,Pole,Ski的节奏,Landing时尽量保持雪板在身体的正下方,落地之后重心转换,另一条腿的Kick要用力。当我努力的强迫自己去注意这些要点时,尤其是在用力的蹬雪之后,一种奇妙的感觉油然而生。有那么几个瞬间,我竟然可以真切地感觉到自己是站在一边的雪板上在向前滑行,这才是所谓的重心完全移到一边的雪板之上应有的感觉吧。有了这一段Glide的时间,许多曾经不知如何改进的问题竟然轻而易举的得到了解决,包括那困扰我多时的扭啊歪啊。当左腿用力在雪地上蹬出去之后,身体的重心终于借着Push的力量移到了右腿之上,在随后的滑行之中可以有充足的时间收回双臂,挺直身体,左腿也可以从容地摆动回来做个Boots Touch,而不是靠曲腿强行把雪板提回来。

虽然这前所未有的良好感觉令自己兴奋异常,但想想每次自己感觉良好的时候到了Guanwei眼里就变成一无是处,好生令人沮丧。而今毕竟只是少有的几个瞬间能把动作做到位,大部分时候依旧滑得跌跌撞撞,因此还是继续埋头苦练吧。整整一天我就在绿道上一段相当平坦的雪道上滑过来滑过去,来来回回的不知走了多少趟。下午收工之前遇见了从蓝道回来的Guanwei,端详了我的动作良久才说比上午好些了,但是...............。唉!能从他嘴里说出句表扬鼓励的话真是不易,也不枉我今天18km的苦练,至于后面那些Blah Blah Blah我已经完全不在意了。


滑雪结束后我们带着Allison和大姐去买菜,如花苑直接去我们那边聚餐。WangYi经过一天奔波也终于赶到了,这家伙从网上找到Carpool,居然同车带了三个黑人,胆子真是不小。我们到家时火娃已经邀请LiangTao去共浴桑拿,LiangTao忘了带游泳短裤,据说又是与当初在Frontenac一样,故伎重演的穿着名牌Boxer就下水了。

晚上的火锅吃得非常热闹,为大牛庆生,祝贺二哥二姐否极泰来,愿大家在新的一年里平安顺遂。

晚饭后又到了视频分析时间。大牛真是认真仔细,对每个人的动作都用Technique一帧一帧的回放点评,哪里做得合乎标准,哪里还需要改进,以及如果改进,一招一式俨然就是今后在Club教课的预演啊。要说Charles会是个很称职的教练,不但自己动作标准,还精通理论知识,指导中也是以赞扬鼓励为主,不像Guanwei就只会一味说你哪里做得不好。其间Eva还不停的在一旁指导LiangTao等人的Classic动作,身体前倾,保持平衡,LiangTao练完之后无奈的耸耸肩,在平地啥动作都做得出来,但一旦踩上雪板就啥也做不对了。大家闻听后不禁莞尔,随后也纷纷默默点头,深以为然。

Skating的视频大部分是早上拍的,我的动作自然是惨不忍睹,而火娃却意外的获得了今天的最佳进步奖。火娃滑Skating至今也一直有个身子歪歪扭扭的毛病,同样属于痼疾难愈。因此每次要拍视频时火娃都躲得远远的,或者自告奋勇的为大家掌镜,而在没有镜头对着的时候默默的在一旁黑练。用他自己的话说“每次到video time, 我都是看前忐忑,看时含泪,看完心酸啊。我飘我飘我再飘......”。而在今天的视频中,火娃已奇迹般地如同换了一个人,尤其是侧面时的姿态,手杖,躯干和小腿呈现出同样角度的倾斜度,近乎完美。在大牛头头是道的分析解说之下大家纷纷对火娃的精彩表现投以钦佩赞美的目光(鼓掌,欢呼,撒花......)。而不善于表达任何情绪的火娃则默默的给每个人盛了一碗冰激凌,眼角眉梢俱是发自内心的欢愉。


Tuesday, December 25, 2018

Quebec滑雪度假 - Day4

今天是圣诞节,连三大雪场都放假谢客。连着滑雪两天后大家都需要缓一缓,于是大牛提议今天去Jacques Cartier Park徒步。我当然是举双手赞成,前两年每次都计划着去这个公园爬山,结果两年都未能成行,今年终于可以了却一桩心愿。

昨天如花苑临走时不知为何泰然把她搭雪屋的宝书留给了Guanwei。自从上次的冷餐会之后,不知是大牛放毒忽悠,还是自己突发奇想,泰然忽然间对搭雪屋表现出前所未有的热情。大家开始还以为她只是随口说说,没想到后来又是买书又是买雪锯,一副跃跃欲试,不达目的决不罢休的架势。一众男士们纷纷被抓壮丁加入雪屋战队,按说这照本宣科的理论研究是大牛的强项,不知为何如今被委以重任研读红宝书的却是Guanwei。

书遇有缘人。泰然说一定要把这张照片收录进“雪屋建成记”

泰然标注的重点,读得好仔细啊!

上午10点收拾停当,刚准备出门时接到如花苑的信息,二哥屋里的暖气坏了,房东正找人来修理。等了大约15分钟后那边说修完了,稍作收拾就可以出发。于是我们这边换衣服装车,10点40终于启程上路。等我们两车上了高速,却再次发现如花苑居然还没出门,LiangTao说二哥昨晚喝高了,如今找不到车钥匙。大家都记得昨晚二哥喝了不少,保险起见明明是二姐开车回家的呀!不过此时大家并没有意识到事情有多严重,想来那么大的车钥匙总不会凭空消失吧,左不过是在哪个衣服兜里或者是包里。

来到公园已经11点多了。Charles和Ranger咨询了一番,决定去走Les Loups Trail。遥想2011年的初秋,当小伙伴们正在Newfoundland结伴同游之时,Guanwei和我平生第一次来到这偏远的Charlevoix地区。Jacques Cartier Park是我们的第一站,Les Loups则是这里最经典的徒步路线。无奈连日的凄风苦雨彻底打乱了我们的计划,最终不得不放弃了在Jacques Cartier公园中的行程。虽然后来在另外的两个公园见识了更为壮观的高山幽谷之景,我却依然对错过了在这里爬山荡舟而心存惋惜。那时绝不会想到我们会在寒冬时节一而再再而三的重返Quebec,而且在阔别7年后的今天故地重游。

今天又是一个晴朗的冬日,阳光明媚,蓝天白云,但气温却低得令人瑟索。平日里滑雪都穿得很单薄,如今要爬山都不知道穿什么好了。穿少了要挨冻,穿多了出汗更麻烦。最后每个人都是如洋葱般一件件套上三四层,然后包里再揣上两件羽绒服,薄风衣。等大家收拾齐整上了Trail已经快12点了,如今下午4点一过太阳就落山,算算时间能爬到第一个Lookout就不错了。即便出发前襄攘许久,走了没多久Guanwei就发觉手套太薄要回去换厚的,一来一回免不了又耽搁些时间。

直到大家上了Trail,如花苑那边还是没能赶到,发信息一问钥匙竟然还没有找到。大家都感觉匪夷所思,就那么几间屋子几件行李,那么大的钥匙怎么就会不见了呢?Guanwei和我决定下山后就直接去如花苑,就算不能帮着找,也算是给郁闷了一天的伙伴们宽宽心吧。到此时大家依旧感觉问题不大,找到钥匙是迟早的事,只不过他们几个今天是不能来公园爬山了。对别人只当是休息了,于心心念念要搭雪屋的泰然却是不小的损失。Hiking的前三公里都是沿着河边公路,路上厚厚的雪被压得很瓷实,是做雪砖的好材料啊!泰然新买的雪锯似乎只有在这里可以派上用场,没想到却失之交臂。

出了Visitor Center后大家沿着河边公路迤逦前行。一路上Hiking的人不少,有人骑Fatbike,还有人玩Kicksledding,活脱脱就是把Scooter的轮子换成了冰刀。有单人的还有双人的,看着很好玩儿。河水早已封冻,但河面上不是平滑光洁的冰面,而是犬牙交错参差不齐的冰块交叠在一起,其间还参杂着石块,泥沙,甚至是倾倒的大树,仿佛是泥石流过后的现场,看上去不免有些狰狞恐怖。想来这是上周的升温以及大雨带来的凌汛,河流解冻冰层断裂,未能融化的坚冰或随着迅猛的河水奔流而下,或在半途淤塞成坝,威力巨大,破坏力也十分了得。

Allison的新外套十分粉嫩


走了大约一公里路边出现了一个印第安人传统的尖顶帐篷,Teepee。大家蜂拥过去照相,而后还钻到里面去玩耍了一番。曾经在Youtube上看过几段Winter Camping的视频,很多人在冰天雪地中都是住在这样的帐篷里,里面可以生炉火取暖做饭,还有烟囱通到室外,看起来要比搭雪屋容易许多啊!

别出心裁的自拍

这大帐内部好像还没有完工,地上随意摆放着一些工具。大家迫不及待的抄起各种锯子来当道具,就权当代替雪锯吧

从Teepee出来后大家玩儿兴不减,路边随处可见的大大小小的雪块立刻令人联想到泰然的雪屋

大家齐心协力很快就搭出了这个拱门造型,倒像是个二维版的雪屋,或者是雪屋的门口


大功告成


 笑靥如花的火娃

美照是怎样拍出来的

大牛试用DJI Pocket


沿着公路溜达了近3公里后终于来到一座小桥边,此时在桥上看去有山有水的风景在阳光下分外明艳,这么好的拍照机会怎能放过。


正当大家倚栏而立等着大牛拍合影时,却只见大牛一个劲的在背包里翻腾,最后无奈的说八爪鱼脚架找不到了。大家急忙凝神回想,刚才在Teepee拍合影时用了脚架,想来肯定是落在帐篷里了。自此之后大牛开启了三忘模式,而且不凑够三次怎么对得起“三望大师”的封号呢。

 小桥边的大合影

大牛轻装返回去寻脚架,他的大背包就交给了火娃。跨过小桥没几步就开始爬山了,而且路越来越崎岖,坡度也越来越陡,每爬一步都能够感觉到尾骨部位被牵扯得隐隐作痛,到后来只能是五步一喘,十步一歇。等大牛找到脚架回来追上大部队时我们才刚刚爬了半程,真没想到这段路这么难啊!


气喘吁吁的终于来到了Lookout,高山幽谷,景色蔚为壮观


山顶风很大,很冷。大家拍完照片后没敢久留就原路返回了。下山的路更是难走,路上还遇到很多人正往山上爬,大部分都没穿冰爪,相比之下我们的装备十分精良。路边石壁上的一排排冰柱又让大家有了拍照的欲望,于是一场场好戏纷纷出台

有单人造型


还有双人对战

还是大姐和火娃这表情和姿势更加到位

自从上了Trail之后手机便没有了信号,此时到了山顶借着微弱的信号竟然接到了LiangTao的电话。他们几人已经把屋里地毯式的翻了N遍,就差掘地三尺但是钥匙依旧不知所踪。几个人能想到的办法都想了,LiangTao把所有的背包依次拿到车边上想看看车门能不能打开,二哥甚至连屋里和厨房的垃圾桶都没放过,即便如此车门依旧紧锁。此时他们几人已经彻底放弃了寻找,开始把希望寄托于钥匙掉在了我们这边的想法。

此时大家才终于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这钥匙有可能真的是找不到了。那么对后续的一系列事项该如何安排和解决就必须有个清楚的分析和认识。首先对于这种Keyless Entry的设计,车子启动时钥匙必须在车内,启动之后如果半途检测到钥匙不在车中就会报警,除了声音,Dashboard上也会有提示。我们问昨天他们回家途中车子有没有报警,结果谁也说不清楚,不知道是没有还是没注意到。其次是车子是怎么锁上的,没有钥匙难道车子会自动上锁吗?我们所接触过的车都没有这个功能,不知这路虎有什么特殊设计。二哥对自己的车子有啥功能也说不清,问Dealer如今放假也没有回音。于是大家决定下山之后直接回家去给他们找钥匙。Guanwei觉得这个想法很不靠谱,他每天早上去清理车窗玻璃上的结冰时早就围着车子转了几圈,那么大的钥匙掉在地上难道会看不见?

下山之后真是累成狗,腿都真打颤。最后这一公里多点的山路爬升竟然有300米,原本计划的休闲徒步就这样变成了自虐。

回家路上,又是残阳夕照

 到家之后先不进门,Josie和我先下车将整个Driveway从前到后从左到右的查看一遍

这路上如同溜冰场一般,走路都得小心翼翼。即便如此我们几个还是各处仔仔细细的搜寻一遍,树根底下,台阶边上,连下水道口我都去看了。随后又在车库翻检了一遍,仍然是一无所获

回到家中大家都默默的收拾装备,谁也不敢把这个不幸的消息告诉正在翘首以盼的如花苑。最后还是决定让Guanwei去通知LiangTao,然后大家再一起想办法。在把各种可能性分析了一遍之后大家都觉得钥匙被锁在车里是一种合理的解释,因此可以找CAA来先把车门打开。即便是钥匙不在车里二哥也急需开车门,因为他们车的备用钥匙放在家里,而家门钥匙又锁在车里,真是环环相套。此时摸摸兜里小欧的备用钥匙,我感觉自己的习惯还是很不错的。虽然两人出门基本都是Guanwei开车,但一般来说我都会带着车钥匙以备不时之需。这到了关键时刻有可能就是救命稻草呢。这一点Michael和Allison应该体会更深,想当初第一次来Quebec度假临走那天Michael的车钥匙就找不到了,遍寻无果之后好在Allison还有备用钥匙才不至于被困在当地。后来是房主打扫卫生时在沙发底下发现了失踪的车钥匙。

当如花苑忙着找人开锁的时候我们这边也开始忙着做饭宴客。今天是圣诞节,大牛邀请了同样在Quebec度假的麦船一家来共进晚餐。既然是招待客人就不能像我们自己吃饭那么简约,因此在Eva的统筹安排下如下大餐依次登场。两个硬菜分别是红烧牛肉和清酱肘花,牛肉早上就炖上了,如今只需加些土豆和胡萝卜;Guanwei昨晚就已经把酱肘子做好并且放入冰箱凉透定型,如今只要切片装盘。其他四菜一凉三热,蓑衣黄瓜,麻婆豆腐,西芹百合还有什锦素菜。养生院的食品以健康为主,烹饪方式以炖煮居多,像今天这样的热炒并不擅长。没想到最后掌勺的大厨居然是Guanwei,麻婆豆腐和西芹百合居然炒得像模像样,除此之外蓑衣黄瓜也是他主刀,只不过黄瓜太小切起来比较麻烦。

说到刀工不得不提到那盘清酱肘花。因为只有一个肘子却要分成两盘,Eva提议要把肉片切薄一些才显得多。于是Josie开始和Guanwei比试刀工,看谁切得肉片最薄。这两人如同雕花一般的切完了一盘肉,每片虽不是薄如蝉翼却也差不太多。如此这般还怎能品尝到浓郁的肉香,眼看着一道大菜就要被恶搞,于是我赶紧抢过菜刀将剩下的肉按常规切完,总算还有一盘保持应用的卖相和口感。

麦船携夫人和小女儿前来赴宴,大家举杯共庆圣诞快乐

晚饭吃得差不多的时候接到如花苑的信息,CAA来人将车门打开了,四个人把车里翻遍也还是没能找到车钥匙。这一整天煎熬下来他们已经不报任何希望能找到钥匙了,二哥二姐已经打算租车或者坐飞机回多伦多去取钥匙,Guanwei说二姐在电话里都带着哭腔了。这种情形之下我们真是坐不住了,大家一起出门出了这么大的事总该过去看看,即使解决不了根本问题也是对同伴的安慰吧。

Charles去打电话安抚二哥二姐,先在这边想办法联系Dealer看能不能配把钥匙。Guanwei和我准备马上开车过去,大姐和Michael也准备一道去,结果麦船说他也要跟着去,被我们赶紧拦下,这个时候就不要再添乱了吧。因为有客人在大家也不好一哄而散,等Charles与他们通完电话后说今天太晚了就不过去了,一切等明早再说。他们几位男士又戴着头灯去屋外找了一圈,还是一无所获。

虽然我一直觉得一整天我们都没有去那边看看很不合适,但又不好扔下大家擅自行动。此时Charles要给麦船看我们以前滑雪的录像, Guanwei只得帮他去找。我们几个一边收拾碗筷一边绞尽脑汁想各种钥匙失踪的可能性,也许是被今早修暖气的人误拿了,或者干脆就是在某个盲点上没被发现。此时大家连明天一早过去之后的对策都想好了,先让他们四个人出门,然后我们7个人把他们的住处彻底搜寻一遍,没准儿就能柳暗花明呢。

正当大家讨论得热烈之时,忽听Charles大呼“找到啦!找到啦!”。大家顿时精神一震,所有人都如释重负一般兴奋的抓起手机迫不及待的确认这来自如花苑的好消息。谁知还没等大家欢呼雀跃就得知不是钥匙找到了而是Charles找到了存放视频的Google doc。那一刻真是别提多失望了。

等麦船看完了小分队历年的滑雪视频,还有无数国际比赛的精彩片段后已经是晚上10点半了。 但愿如花苑的小伙伴们能睡个好觉,一觉醒来一切都会有个新的开始。

Monday, December 24, 2018

Quebec滑雪度假 - Day3

每天早起大牛会例行查看附件雪场的雪况,今天仍然只有那三大雪场开放,Mont Saint Anne不予考虑,兵营昨天去过了,今天就只能选Camp Mercier啦。圣诞将至,大姐提议大家今天都穿红衣喜庆一下,结果明明有红色夹克的LiangTao穿了一身黑。这家伙嘴上说是为了显瘦,其实大家都知道他是为了抢镜,活脱脱的戏精啊。

 拍照之前还出了点小小的状况。如花苑这两天意外频出,昨天早晨据说先是烧糊了锅,然后又摔了杯子。出门之后四个人先后发现忘拿东西,出去了四次又返回了四次,最后快到雪场的时候还走错了路。而今天早晨泰然和LiangTao两人因为手套找不到拌了几句嘴,最后泰然赌气要一个人自己滑。这两人就像两个小朋友,赌气拌嘴的样子仿佛是小孩过家家。为了撺掇两人和好Guanwei暗中建议今晚都去我们院吃火锅,大家欣然同意。此时谁也不会想到这顿酒喝完之后还有更大的意外等着我们呢。

因为恶劣天气的影响,Camp Mercier的雪道只开了一半,我们曾经爬过的,被大家称作大Boss的Le Pic根本没有开放。研究了一番地图后大家决定集体滑到La Pie的小木屋去吃午饭,今天大牛和Eva改滑Classic,我们和Allison火娃继续Skating。

我们四个先行出发,滑了一段之后感觉今天的雪况比昨天真是强多了。也许是因为这里海拔高稍稍下了点雪,哪怕只是薄薄的一层也比昨天那硬得出奇的雪道要好很多。我们在Lac à Noël的湖边来来回回的拍了几段录像,等大部队上来之后再一同前行。

#30是宽敞平坦的绿道,我们可以和Classic小分队齐头并进。

别人都是红衣黑裤,大姐这条蓝裤子十分鲜艳醒目

来到3a和#40的交叉路口,我们准备右转上#40。此时LiangTao和二哥都在Track里往前滑,二哥停下后LiangTao却丝毫没有减速的意思,最后悄无声息的从后面抱住了二哥,然后两人双双倒地,整个过程如同慢动作一般。

#40围着小湖Lac du Bec Croche转了一圈,沿途山路起伏,坡度不陡但感觉很长。滑到北边一段时正好阳光明媚,看看这一段路还算平坦,周围的雪景在阳光下也很美,于是四个人来来回回的滑了几趟拍视频。出发之前大姐和二姐都进了新式武器,DJI Osmo Pocket,一款便携手持摄像机,非常的小巧轻便。今天Guanwei把二姐的借来一用,一开始Michael在一旁边跑边拍,然后Guanwei在后面边滑边跟拍,Allison和我当模特,四个人忙得不亦乐乎。

从#40出来后重新回到#3,一路向北终于来到了La Pie的小木屋。滑Classic的同伴们早就到了,泰然也跟上了大部队,看来早上的不快已经去了大半。小屋里炉火熊熊,把三明治烤得热乎乎的吃着很舒服。稍事休息后继续上路,大部队准备沿#3和#2返回,我依稀记得那一段是Classic Only,于是我们四个准备走#3和3A。

出发之前先拍几张美照,预备回去后发朋友圈


这白雪红衣真的很上镜

我和二姐美美哒

Guanwei和二哥,也算身姿挺拔

回去的路上Guanwei找各种机会试用Pocket,拍视频和照片


晴朗无云的天空,一望无际的雪野

回去时走了一段#30,雪道很窄,还高低不平,更有甚者好几处都露出了光溜溜的冰面。原本就已经是强弩之末,还要小心的绕开这些险地,滑得好辛苦啊!快到Chalet时的那个小上坡我真的是滑不动了,两腿酸软,Offset都做得跌跌撞撞。今天一共滑了15k,已是体力的极限了。

回到Chalet我们就换了装束,休息一下就准备打道回府了。体力充沛的火娃准备和大牛几个再去滑一圈Classic,同样滑了十多公里的二哥竟然说一点不累,看来这体能训练真管用啊,估计以后去Gym撸铁就要成为大家的日常活动了。牛人们继续在雪场操练,Guanwei带着我们屋的四位女士先行返回了。

回家路上,落日余辉映红了连绵起伏的群山,仿佛漫山秋色一般殷实而绚烂,给寒冷的冬日添了几许暖意

回到家中之后Eva去休息了,我们几个简单准备了一下晚上火锅的食材,然后吃着零食聊天。吃火锅还算是比较省事,不用煎炒烹炸,只要洗洗涮涮再加上刀工就可以了。等大家都回来后一齐上手很快就搞定了。

圣诞前夜的聚餐,热气腾腾的火锅,温暖的家的气息

大姐此行带了一瓶正宗五粮液,大家觥筹交错,一晚上就干掉了半瓶。晚饭过后Charles的滑雪技术培训班就开讲了。每天大牛都会用教练专用的Technique给大家拍几段视频,回来之后在大屏幕上做Video Analysis,从正面到侧面,各个角度,各个动作都是一帧一帧的对比分析,指出哪里做的好,哪里还做得不到位,真不愧是从Super Camp出来的。其中Classic滑的最好的是Eva,身体前倾,重心移动充分,平衡掌握的很好,因此Glide很长,踢腿和落地也很到位,简直堪比教学视频里的标准动作。相比之下其他人都有这样或那样的毛病,有的前倾不够,有的重心没有完全移到一边等等。

分析完Classic之后便是我们几个的Skating动作。大家的毛病都差不多,Landing比较早,身体没有挺直。我们四个人中Allison的动作算是比较好的,而我则是做得最差的。没有别的办法,好好练习才是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