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y 14, 2019

你是我的远方 - Day 5

昨天晚上就开始下雨,断断续续的到早上还没有停。这样的天气没法在外面多待,我们一早起来就忙着收拾行装,拔营起寨之后就直奔Fork小镇。先去Subway吃了早饭,随后前往著名的Hoh Rainforest。

中途路过镇子上的伐木博物馆,虽然陈设简陋,但那一片盛放的杜鹃花即使在菲菲细雨中也让人眼前一亮,流连其中,颇有江南雨巷的诗情画意。


探访过巍峨的雪山和绵延的海滩之后,我们今天的目的地是公园中的另一片神奇所在,Hoh Rain Forest。来自太平洋的潮湿空气被高耸的奥林匹克山脉阻挡,从而在山下形成丰沛的降水,温带雨林由此应运而生。观赏雨林当然最好在雨天里,所以我们选了今天这样细雨绵绵的日子来此处探寻。虽然下着雨,也不是周末,但来到Visitor Center停车场时发现车子好多啊,这号称华盛顿州七大奇迹之一的地方真是旅游的热门景点。

穿好雨衣,背上背包,Guanwei和我擎着雨伞,伴着霏霏细雨走入雨林


我们先走了The Hall of Mosses Trail,不同于热带雨林的物种多样,这里的植被以针叶林为主,尤其是各种杉树。厚厚的苔藓覆盖着高耸入云的笔直主干,纵横交错的粗壮枝桠上也挂满了如胡须一般的苔藓和藤蔓,在空中恣意的舒展,犹如魔幻电影中千年的树妖



被雨水侵润的苔藓清泠润泽,如同吸足了水份的绿色海绵,包裹着密密层层的枝干,甚至如珠帘般垂挂半空。而一簇簇蕨类植物又从苔藓上冒出嫩绿的新枝新叶,各种深深浅浅的绿色在眼前交汇融合,一路走来仿佛漫步在宏伟的绿色城堡之中,如梦如幻


漫步在林间的清幽小径,满眼青葱翠绿,耳畔雨声淅淅。一般来说旅行的日子总是希望阳光灿烂,阴天雨天越少越好,而唯有漫步雨林中若是少了绵绵微雨便仿佛失了应有的情致。没有时间紧迫,没有行色匆匆,只有一路的闲庭信步。读一读路边的小诗,抚摸一下曾经高耸入云如今倒卧路旁的参天大树,时光亦如这丝丝细雨,轻柔绵长,沁人心田


午后我们终于结束了雨林漫游,离开Hoh Rainforest之后沿Hwy101继续南行。昨晚看天气预报今天一天都有雨,于是我决定放弃露营,在公园南部的小镇Quinault找个旅馆休整一下。下午我们就来到了位于Lake Quinault湖边的Lake Quinault Inn,旅店规模不大,但交通方便,房间也干净整洁,对习惯风餐露宿的我们来说实属奢侈。安顿下来之后窗外雨依然下个不停,我们先把湿漉漉的野营装备摊开晾一晾,然后心安理得的宅在房间里,吃点零食,看看电视,顺便眯个午觉。

临近傍晚时分雨势渐缓。看看天色尚早,我们便决定趁晚饭前再出门逛逛。既然Lake Quinault近在咫尺,沿着North/South Shore Rd.环湖一周当然就成了首选。湖的北岸一带基本上是在树林中,路边有零星的几个度假屋,看不到湖水以及湖滨的景色。进入河谷之后才出了遮天蔽日的林荫小路,郁郁葱葱的高山,蜿蜒的河水清晰可见。过了一座小桥,跨过水流湍急的大河之后就进入了South Shore Rd,我们再次进入了绿色隧道一般的温带雨林,循着清泠的水声,Merriman Falls从一片绿林中闪现出来。

瀑布就在路边,坐在车里就能看得一清二楚。不过我们还是来到小溪旁细细观赏,所谓的空山新雨后,清泉石上流,王维笔下的仙源莫不就是眼前的一切
 


继续往前走,当波光粼粼的湖水进入眼帘的时候,道路两旁也开始热闹起来,各种商店和度假村越来越多。跟着路边的指示牌,我们很快就找到了这棵著名的大树,World's Largest Sitka Spruce,世界上最大的云杉树

千年岁月精华的凝聚,造就了眼前这棵名副其实的参天大树。笔直粗壮的主干高高耸立,墨绿色的枝叶在四周春日的新绿中显得格外沧桑。周长近20米,直径6米,高达65米,所谓的高耸和伟岸,只有身临其境才能真切的感受到这些数字背后的含义。读万卷书,更要行万里路亦是同样的道理

看完了大树信步来到湖边。已是黄昏时分,下了一天的雨终于停了。雨虽停,云未散,对面的山坡上更是云雾缭绕,恍若仙境


在旅馆旁边的Dino's Pizza and Grill吃了晚餐,简单的Club House三明治,这北美的西餐品种单一,实在不如中餐花样繁多,口味丰富啊

Monday, May 13, 2019

你是我的远方 - Day 4

今天的行程相对轻松,我计划用一天的时间浏览一下公园西部的各个海滩。旖旎的海岸风光是奥林匹克公园中的一大特色,时间所限我们只得舍弃了偏远的Ozette和Shi Shi Beach,能把Hwy101沿途的几个海滩转一遍就不错了。一早离开Port Angeles,快到Lake Crescent时忽然GPS显示前方封路,要我们绕行湖北边的Hwy112。一路上我们没有看见任何牌子上有封路的提示,但Google Map却坚持显示此路不通,犹豫了一番之后我们决定还是跟着Google走吧。拐上环湖的小路之后我快速查看了一下路况和时间,沿途道路狭窄又是在山间盘桓,这一绕至少要多开两个小时,而且风景也很一般。想来刚才几乎所有同方向的车都没有跟着我们绕道,可见也许封路的消息有误吧。于是我当机立断掉头返回继续走Hwy101,如果实在不行再掉头吧。

果然在离Storm King Range Station不远的地方车辆开始排队,但很快就看见对面有车开过来。原来这沿湖的一段路在整修,我们前两天经过时这些施工装置都在,只不过周末休息,今天是周一开始上班开工了。好在施工是双向轮流放行,而且早上车流并不多,我们等了大概10分钟就顺利通过了。

继续一路向西直奔海边的Mora Campground。其实如果合理安排时间的话昨晚就应该直接住到海边,但是这个营地是先到先得,而且如今还没有完全开放,因此我担心如果傍晚到要是找不到营地会很麻烦。而且这里地处偏远,采购和吃饭都不是很方便。上午10点多我们终于到了营地,选好地方之后自助缴费,安营扎寨,等一切安排妥当之后我们拿上地图,一路南下直奔第一站,Ruby Beach。

北美的公园实在太大了,随便两个景点之间就得开车一个多小时才能到。来到Ruby Beach停车场时已经快中午了,一早起来忙活到现在Guanwei已经是哈欠连天,于是决定他先在车里小睡一下,我一个人先去海滩上逛逛。从停车场到海滩的小路蜿蜒曲折,浓荫匝地,其间透过树林远远望去,平整的海滩以及一座座突兀的岩礁清晰可见。

跳过岸边如小山一般堆积起来的漂浮木,我终于漫步在松软的沙滩上

久居安省,司空见惯的是平湖如镜,如今海风轻拂,海浪翻卷,空气中微微的咸腥以及海潮的轰鸣逐渐唤起了记忆深处对大海的眷恋。闭上双眼,凭海临风,在涛声中感受着海纳百川的宽广与浩瀚。

海滩之上最醒目的就是那一座座体型巨大的高耸山岩,近处的像雕塑,远处的Abbey Island则像城堡,游走其间,感叹着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Guanwei睡醒之后也来到海滩上,我们一起在沙滩上走走拍拍。无意间还发现一块礁石上密密麻麻的长满了Mussels,想来如果是在国内,恐怕早已成为舌尖系列中那些赶海渔民们的美餐了。离开Ruby Beach之后我们继续南下,公路一直沿着大海,沿途经过的数个海滩看上去也是大同小异。我们在Beach 4短暂停留了一下,这里没有醒目的岩礁,海边书页状的岩层倒是更具特色


林间的小路绿意盎然,通往沙滩的小桥也是野趣天成


午后我们终于来到了著名的Kalaloch Lodge。原本一直阴沉沉的天空此时竟然放晴了。蓝色的大海,深邃而辽阔,虽然在山海之间我更偏爱山的巍峨,但如今漫步在松软的沙滩上,看海天一色的蔚蓝,感受亦是同样的胸襟开阔,心旷神怡


在海边吃了简单的三明治午餐,然后就原路返回。来的时候看到路边有个牌子上写着Big Cedar Tree,回程路上正好顺路停车一观。沿着碎石小路转了一圈,小路环绕的中心果然是一棵巨大的松树,据说树龄已近千年。虽然原本粗壮的主干有一半已经在2014年的一场暴风雨中轰然倒塌,但残存的枝干依然坚实而高耸,彰显着生命的顽强。除了这一棵大树,周边还有许多千年古松,笔直而苍劲的树干傲然挺立,漫步其间令人肃然起敬

一路溜溜达达的回到了营地附近的Rialto Beach。前面的几个沙滩多少都有些走马观花,如今的Rialto Beach可以好好走一走了。看了看地图之后我们决定至少得走到Hole in the Wall吧,单程近两公里。沿着海岸迤逦而行,最的是一引入注目的还是那一座座造型奇特的山岩,这些如雕塑般的巨石是海风和海浪经年累月雕饰出的杰作。每一座山岩都有着独一无二的造型,有的巍峨,有的峻峭,而且随着脚步的移动变换着令人惊奇的倩影。值得庆幸的是这绵延近百公里的海岸线上最大限度的保持了大自然的原始风貌,没有添加任何人工的修饰和设施,可以尽情享受其朴素自然的原始之美


海浪翻卷,海涛阵阵,远处的山石中的那个岩洞已经隐约可见

海水潮涨潮落,在礁石的缝隙中形成了很多Tide Pool,里面生长着漂亮的海葵和海贝,五颜六色的非常好看。可惜没能见到漂亮的海星

终于来到了Hole in the Wall。来到旁边才感觉到这个拱门真高大啊。如今正赶上退潮,我们在拱门下面嶙峋的礁石上跳来跳去的玩儿了好半天才恋恋不舍的原路返回

回到Trail Head已是傍晚时分,我们在海边找了个清静的Picnic 埋锅造饭,两碗西红柿鸡蛋面填饱了肚子,然后驱车来到Quillayute River河对面的小镇La Push。傍晚时分的海滨十分的幽静,海滩上只有三两个游人在散步,平静的海水中倒映着岩礁高大的身影,在阴沉的天空下显得格外肃穆宁静

虽然阴沉沉的天空使得日落美景化为泡影,但我们还是在日落时分来到Second Beach。从停车场到海滩居然还要走上好长的一段林间小路,黄昏时分茂密的树林中一片昏暗,一路疾驰终于下到了海滩上。此时眼前豁然开朗,海浪翻卷着拍打在岸边的礁石上,海潮轰鸣,浪花飞溅,远处的波涛之中还有人在玩儿冲浪,名副其实的弄潮儿啊!

相比海面上的波澜壮阔,海滩上却是一番别样风情。海水涌来退去,在沙滩上留下一片片天空的倒影。巨大的漂浮木后面有炊烟袅袅升起,松软的沙滩上有穿着婚纱的新人在拍照,远方雾气迷蒙,身旁礁石嶙峋,一派安宁祥和。

已是红日西沉之时,虽然没有赶上彩霞满天,但依旧很喜欢这里质朴原始的自然之美


Sunday, May 12, 2019

你是我的远方 - Day 3

早上天刚蒙蒙亮就爬了起来,顾不上吃早饭,直接跳上车直奔山巅的Hurricane Ridge。虽然如今出行摄影已经越来越不是重点,但经典的场景还是不容错过,该勤奋的时候绝不能偷懒。出门的时候还以为是阴天,到了山脚下才意识到是海边的云雾弥漫。轻车熟路的盘山而上,眼见着雾气渐渐消散,到了Morse Creek Lookout的时候我们已经是在云层之上了。

我们终于在日出之前来到山顶,此时诺大的停车场上只有寥寥不到十辆车,大部分都停在Visitor Center边上。我倒是觉得靠近Klahhane Ridge Trailhead这里的视角更好,山坡上碧绿的草甸,挺拔的雪松,以及远处Visitor Center的小屋都恰到好处的成为画面中的前景,彰显着背景中的群山巍峨。


朝阳初升,日照金山。清晨天空中有一层薄云,虽然日出时的色彩并没有预期中的那般艳丽,但是当黎明的幽蓝缓缓的被朝霞的红晕所驱散,巍巍高山之巅的皑皑白雪被阳光晕染上温暖的金红,不得不感叹,所谓自然之美,有如拂过脸颊的晨风,清冽凉爽,沁人心脾。


我们到了Visitor Center时太阳已经褪去了朝阳的羞涩红晕,炙热而明亮的阳光洒满了目之所及的远山近树。一个摄影小分队刚刚结束晨拍正在陆续撤离,转眼间宽敞的观景阳台上就只有我们两人了。趁着这难得的机会Guanwei支起脚架,两人开始视频自拍,纯属自娱自乐。随着太阳越升越高,游人也开始多了起来,从一早忙到现在我们俩也是又饿又累,于是收拾好装备,我们直奔Hurricane Hill Trail起点附近的Picnic Area。艰难的穿过停车场边积雪覆盖的松林,几个散落在草地上的简陋野餐桌便是最美的阳光早餐厅。奥林匹克山脉的座座雪峰在眼前一字排开,错落有致。美景当前,简单的烤面包煮鸡蛋都甘之如饴


说到鸡蛋这故事就来了。吃完早饭后Guanwei决定要尝试新的视频拍摄手法,让我来一段现场解说,就如同电视里的外景主持一般。于是我戴上他新购置的外接领夹式麦克风,在山坡上边走边想边说,还得不时对着远山指指点点。这一通忙活下来感觉这当网红也是着实不易啊!拍摄间隙无意间看见一只乌鸦从眼前飞过,嘴里好像叼着块白石头,很是怪异。正在纳闷之时忽然看到另一只乌鸦从我们刚才吃饭的桌子旁飞了过来,嘴里竟然也叼着个硕大的白色物体。Guanwei大叫一声不好,我们赶紧跑回去桌子边查看,只见装食品的塑料袋破得千疮百孔,其中装鸡蛋的盒子已经被打开,早饭后剩下的两个生鸡蛋则踪影皆无,不翼而飞。不对,应该是借着乌鸦的翅膀飞走了。这乌鸦果然聪明,也真是煞费苦心,估计在我们做饭的时候就在附近窥探,然后趁我们离开时悄无声息的靠近,快速得手之后桃之夭夭。Guanwei和我赶紧收拾残局,可惜那两个鸡蛋之余也颇为忍俊不禁。

吃完早饭我们便开始走Klahhane Ridge Trail。这条Trail与昨天走的Hurricane Hill是相反的方向,而且全程或在山脊,或者是从山腰横穿,峰回路转,景色更加富于变化。如今山坡上的积雪很厚,Trail完全看不出来,我们在雪坡上艰难跋涉了一番之后才终于爬上了Sunrise Point。高山旷谷之中,公路像一条细细的丝带在山间盘桓


继续向上爬到坡顶,随着视野的开阔,回首眺望,Sunrise Point仿佛已经变得很遥远,而小路依着山势伸向远方,带着一份令心向往之的神秘


小路在积雪之中时隐时现,一路向前我们终于来到了又一座小山顶。再往前是一个很陡的下坡,此时已经完全看不出Trail的踪迹,雪地上也没有任何前人留下的足迹,看来如今这里就是Trail End了。我们俩大概是今天走这条路的第一人,环顾四周,360度全方位的美景由我们独享。最壮美的风景依旧是远方高耸入云的奥林匹克山脉,冰川覆盖的雪峰巍峨圣洁,彰显着天地之间的大美无垠。昨日在Hurricane Hill上这座座山峰是毫无遮拦的在尽显眼前,清晰得仿佛近在咫尺,而今他们隐身在一路走来的山脊之后,在蜿蜒的山路引导和衬托之下,峭立的山峰刚毅伟岸,尽显雄浑的王者之气。


如果高山是威武阳刚的男儿,那么云雾就是依偎在他身旁的温柔少女,刚柔相济,不离不弃

 我们在小路尽头襄攘了很久,拍视频,拍合影,正面的,背面的,前前后后跑来跑去的忙个不停。随后原路返回,下山时又忍不住在Morse Creek Lookout停下来,层层云雾缥缈间再看一眼那天边最美的雪峰

下山之后我们驾车直奔Lake Crescent。轻车熟路的来到湖边的一个小小半岛上,午后这里的停车场几乎满员,我们运气不错正好等到一个空位。下车之后先草草吃了午饭,随后收拾行装去Hiking。先去看瀑布,Marymere Falls是公园之中几个著名的瀑布之一,停车场中90%的人都是来看瀑布的。相比上午在山顶的波澜壮阔,这湖边的美景可以说是小家碧玉,一路鸟语花香,婉转婀娜


Lake Crescent的青山碧水。Guanwei问我说待会是不是要爬到那悬崖顶啊,我说我也不知道,不过真要是爬上去风景应该会很美吧

穿过一条幽暗狭窄的隧道就来到了公路的另一边,一片葱茏润泽的绿色扑面而来。只见一棵巨型枫树前方,硕大的树冠如伞盖一般遮天蔽日。如今还是早春时节,满树的枝叶还是柔柔嫩绿,再加上所有密密麻麻的枝干上都附著着胡须状的苔藓,由深到浅的层层绿色不仅悦目,更是凝神清心。虽然身后就是车水马龙的繁忙道路,但却是一番别有洞天之感


通往瀑布的小路虽然不长但变化多端,开始路边有几棵巨型云杉,两个人都无法合抱的那般粗壮挺拔。随后不远又是一道跨越溪流的窄窄木桥,再往上则是林间小径,而瀑布就出现在小路尽头的山崖之上


Marymere Falls有近30米高,水量不大,水流舒缓,造型简洁秀美。整个瀑布分为上下两层,水流先是从崖顶凌空坠落如同一条长长的白色丝巾,随后流水倾泻在岩壁上,层层叠叠的顺山势涓涓而下。清亮的溪水滋润着岩壁上的苔藓青草,油润的绿色中散发着草木馨香,野趣浑然天成。这里山路平缓,景色优美,怪不得是老少咸宜的热门景点

网红作直播时手机都是竖着用的,Guanwei这架势一看就不是网红大v

当初制订行程时在地图上看到这附近有一条小路,Mt. Storm King Trail,一路曲折攀升,看样子应该是条登山的小道。果然在通往瀑布的途中我们看到了小小的路牌,恍惚记得单程也就3km的样子,看看时间还早,于是看完瀑布之后我们抱着随便看看的想法就走了上去,没想到无意之间竟然收获了此行最大的惊喜。小路从一开始就是无休无止的上升,之字形的山道除了上坡还是上坡,一路走得这个喘啊。后来下山之后才发现这条Trail单程3.5km,爬升竟然达到700米之高。虽然步履维艰,但沿途却有很多漂亮的野花,一路走走歇歇,不时停下来喘喘粗气,顺便拍拍山间小花

造型优雅的兰花

寻常的Dogwood,状若林间翩飞的蝴蝶

爬了很久终于感觉身边的树林不再是密不透风,靠近山崖处终于可以看见山下那一泓碧蓝的湖水,还有不远处立陡高耸的悬崖峭壁,真没想到这山这么陡啊


继续往前走不远就到了Official Trail End,牌子上写着前方道路没有正经维护的登山小路,路况艰险,责任自负。Guanwei和我当然不会止步于此,已经辛辛苦苦的爬到这里怎么能不登上顶峰去看看呢。小路真的是越走越窄,山势也越来越陡,前方的一道陡坡竟然要攀着绳子往上爬。对于经常跋山涉水的我们来说这点难度还不在话下,我一手拿着相机,一手攀着绳子就爬上了陡坡,Guanwei更是一路边爬边拍视频,应付起来游刃有余。不过在我们前面的另一对父女就没有这么从容了,两人只穿了普通的旅游鞋,一上坡就打滑,拽着绳子也站不稳,最后不得不放弃上山,原路返回了

继续往上走山路更加陡峭,陡坡上砾石满布,要是没有绳子还真爬不上去。此时背包里带的手套起了大作用,原本是为了保暖,如今戴着攀绳索,否则手上非磨出水泡不可。一路艰辛,手脚并用,我们终于越爬越高,最后成功的登上了山顶。崎岖山路的尽头一片豁然开朗,我们着实惊诧于那映入眼帘的无敌美景

奥林匹克公园以高山大海以及雨林著称,所有网上见过的照片不是雪山巍峨,就是海岸奇石,再不就是雨林清幽,而眼前的山山水水,既没有晶莹雪峰,也没有碧海浩瀚,却有着同样摄人心魄的天然之美。连绵起伏的苍翠群山环拥着Lake Crescent的一泓碧波,苍山雄浑,曲水温婉。言语和文字实在难以形容置身其中的那份美妙感觉,如身在世外桃源般的隐逸超然,亦是凌空高飞般的忘我自由。最令人沉醉的是我们在山顶盘桓了半个多小时,期间整个顶峰只有我们两人。我们在山顶支好脚架,尽情的拍视频拍照片,更是在山崖之巅并肩闲坐,看山下的碧水青山,看远处的云卷云舒。山水有情,身边有爱



下山之后我们直接回到了小镇,从清晨早早起来到现在可真是累坏了,急需吃上一顿热乎乎的晚餐然后好好休息。虽然Guanwei和我对于吃饭极不讲究,但此时对那些冷冰冰的西餐实在是没有胃口,最后还是回归了传统的中餐。Tendy's Garden虽然比不了多伦多中餐馆的口味正宗,但热乎乎的面条和米饭炒菜已经让我们吃得很是心满意足。

今天是Guanwei的生日。愿你身知天命,心若少年。一路同行的路上,你永远是我眼中最美的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