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ly 3, 2016

Deep River闲游 - 3

一夜酣睡,昨天虽说只骑了十几公里,可感觉真累啊!早饭期间Allison说想和Michael提前回家,后来听WangYi说晚上的极光指数将达到5级又有些犹豫。最后大家一起分析了事态利弊,两人最终决定留下来继续玩儿。如今是长周末,回家也见不到医生,无非就是在家休养,那还不如就地休息,明天一同回城,路上还能和Josie轮换着开开车。

一切安排妥当后Michael在家写回忆录,我们5个人去Algonquin东部Hiking。原本计划在Barron River划船,在水中感受一下不一样的Barron Canyon。但昨天出事后不知道今天会是什么情况,因此就把船退掉了。如今大家在河边观望了一番,想象一下下次来这里Canoe Camping。随后一同Hiking只有1.5km的Barron Canyon Trail。


这已经是我们第三次站在百尺悬崖顶端俯瞰壮观的Barron Canyon。虽然是在春夏秋三季,但眼前的景致并没有随着季节更替而变化。绵延无际的松林奠定了那浓郁的苍翠色调,与深邃的河水和笔直的峭壁构成了这幅千年不变的永恒。

近了公园手机就没有信号了,此时在山顶上倒是有些微弱的信号。Allison迫不及待的想发信息询问Michael的情况。

 大合影

 看似惊险的悬崖边留影


Team Chinada到此一游 :)

离开Barron Canyon后我们直奔High Falls。这条Trail是我偶然间从Jeff's Map上发现的。去到High Falls曾经只有两条路,或者划船,或者走Eastern Pine Backpacking Trail。如今来Day hiking的人们也终于有机会去到这个好地方了。这全长近4km的trail一路都是在密林深处,蚊子明显多了起来。赶紧浑身上下喷满Off,就这样还是身中两弹。比起去年在Georgian Bay划船时的惨状我已经很知足了。

一进林子没多久Guanwei和我就渐渐落在了其余三人后面,而且距离越拉越大,我们只能尽最大努力加快脚步才能跟上。此番情景不禁令人回想起2009年在Georgian Bay Island的那次野营。那是我们第一次与大姐大结伴出游,结果Josie眼中的休闲游对我们俩就成了疲于奔命。一路上我们紧赶慢赶,就差一溜小跑才勉强跟上大部队。后来一起玩儿了几年,感觉自己体力渐强,曾一度能在爬坡时超过大姐呢。谁知自从Josie开始练长跑,从10K到半马再到全马的一次次PB,到如今又是轻易把我们甩在身后了,真是让人佩服的五体投地呀!

一路疾驰,我们终于钻出了林子来到湖边。只见岸边上横七竖八的排满了Canoe,可以想象里面会是多么热闹。

第一次见到这美丽的High Falls要追溯到13年前的初夏。出国之后第一次尝试Backpacking,我们就选了位于Algonquin东部的Eastern Pine Backpacking Trail。那时的我们还是不折不扣的菜鸟,所有的装备都是那么初级,而且只看距离选了条最短的路线,完全没有意识到竟是在如此偏远的所在。如今故地重游,许多地方都还记忆犹新。

著名的水滑梯,夏天在这里戏水实在是太爽了。

我们几个长衣长裤,在一群泳装人群中太不和谐,于是我们来到下游真正High Falls的顶端,这里湖水清澈,巨石平缓,又没有蚊虫骚扰,实在是个吃饭休息的好地方。

说到午饭,Allison一早特意为大家准备了美味的三明治。谁知等我们下车时找遍了后备箱也没发现那个装满三明治和苹果香蕉的袋子,竟然是忘了拿。好在我们车里有一大盒应急用的苏打饼干,再加上我包里的两个energy bar,总算是还不至于饿肚子。

大家脱了鞋袜去趟水,水中的石头还有点湿滑,大家互相搀扶着,小心翼翼的涉水而行,这形象怎么有点像盲人啊!


在上游玩儿够了我们又攀爬到瀑布下面,这High Falls还算名副其实。不过这High Falls也太多了点,粗略一算,这Algonquin周边就有三个呢。


瀑布全景接片

水边的石头上竟然长着许多蓝莓,虽然个头还很小,但味道真好啊!我们边摘边吃,还采了一下准备带给Michael。

原路返回时,其他三人禁不住蚊子骚扰开始狂奔,把我们俩彻底的,远远的甩到身后。在深山老林里手机没有信号,一出公园Allison迫不及待的打电话慰问Michael,我们都很关心他是不是闲极无聊把6个三明治都吃了,结果人家只规规矩矩的吃了自己的一份,其他的根本没看见。

晚饭是烧烤大餐,有Allison在大家都很是省心,只需要干点杂活就能吃上大餐。今天Josie还掌勺炒了盘韭菜鸡蛋,用大饼一卷也是无上美味。

吃饱喝足,该出去拍拍日落消消食。沿Ottawa River河边有很多Beach,我们来到离家最远的一个。没有CTO和CPO的督促大家行事慵懒了许多,等我们慢悠悠的脱了鞋袜淌过一条小溪时已是红日西沉。几个人装模作样的拍了几张照片,然后就讨论着该回去看点球大战了。


Allison颇有女神范儿

这次出门没有带Hiking boots,如今只穿着轻薄的旅游鞋,想想过河又要脱鞋穿鞋着实麻烦。Guanwei此时颇有绅士风度,竟然主动表示可以背我过河。惊喜之余,感激涕泠啊!

回家看球,等到11点该去拍极光时预报中的极光指数竟然已经降到了3.6。有人提议先去睡一觉然后再起来看,我觉得自己只要一挨枕头肯定就天亮见了。于是大家强打精神,在WangYi的带领下在茫茫夜色中转战河边。

深遂的夜幕中没有飞舞的极光,只有密密麻麻的繁星璀灿。银河如同一条银色缎带彩虹般挂在空中。

几番长曝,赫然发现对岸黑漆漆的远山边缘竟然笼罩着一圈淡淡的绿色,原本已经爽约的极光竟然如约而致。大家立时创作热情高涨,全然不顾深夜中的寒气袭人,拍了一个多小时还意犹未尽呢。

2 comments:

Ivy Liao said...

很关心那盒三文治哪里去了?

Yuntao Li said...

Some day, I'll be back to High Falls.